网红书店变身复合文化空间还有多少可能?

网红书店变身复合文化空间还有多少可能?

       据《2019-2020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显示,当前中国书店总量在70000多家,2019年,中国关闭了500多家书店,但新开书店的数量则超过4000家。

    为什么同为书店,有的热热闹闹,有的却难以为继?从网红书店到长红书店,这中间仅仅是一字之差吗?未来,书店业还会有哪些新的想象空间?今天让我们通过行业本身变革和“城市阅读美空间”打造两个案例,来看看时下书店维持“长红”的秘诀以及公共阅读空间泛化的新路径。

    网红书店的“长红”之路探索

    2008年开始,受困于较低的毛利以及过度理想化,不少书店迎来关停潮。有些即便躲过了倒闭的命运,也是东搬西挪,逐渐从租金较高的繁华地带搬到租金更低的偏远地段。

    作为非衣食住行类的刚需,书本身也是个低频且客单价较低的品类,并且受到当当、亚马逊等线上渠道的影响,书店转型势在必行。

    2013年之后,国内诞生了一批具有网红特质的书店,其中成长较快的当数创立于北京的言几又、起步于贵州的西西弗以及生长于上海的钟书阁等。

    言几又以“融合”为特色,将文创、咖啡、美食等多种业态融于书店之中;钟书阁则以“美貌”惊人,让去书店拍照成为流行;西西弗以“小”为特色,是个名副其实的书店,一般不超过一千平方米……

    2015年,诚品书店在大陆的首家分店落户于苏州,一时间成为书店业的标杆性事件。诚品的落户,从时间角度来看算不上早,却带给国内书店业不少思考——书店不仅可以存在于路边,还可以和更多的业态以及商业地产更好地结合。

    目前国内大多数网红书店走的其实是“文化空间”的路线,除了咖啡,阅读区、活动区也是这些空间的标配。

    以人为中心的“几何” 

   在以马伯庸为主的图书馆美学生活真人节目《神奇图书馆在哪》中,几何书店成为其中之一。几何书店创始人林耕认为,几何像一个乐高,希望每一个人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来搭建几何的内涵。

    目前,几何已经在全国开了十三家店,均以拱型和洞穴为主题打造。在林耕的心里,他希望所有几何里的每个人和每本书都是一个点,点线面汇聚在一起,最终组成一个极具想象力的文化空间。

    “几何从创办至今,我们一共举办了1000多场活动,所以我更在意的是每一家几何店每个月做多少场活动。”林耕认为,文化空间就应该要以“人”为中心来做,“如果说物以类聚,那么几何就是人以群分。”

    以人群分类的背后,其实也是品牌对于自身特性的坚持。

    林耕说,几何今年还要在成都再开两家社区店,目的是服务散落在社区里的各种小社群,为他们提供一些文化活动和空间。未来,这些活动还将进行在线化传播,譬如线下社区店里居民们自己组织了一场小型音乐会,通过直播的方式让其他地区的会员也能参与进来。

    当然,关于书店的社区化尝试早在前几年就已有品牌在做,目前还没有诞生出非常成功的品牌或案例。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这些关于文化空间的看似天马行空的新思考很有必要。

    “卖会员”的西西弗

    以人为中心的几何书店,专注于内涵、特色和创意,而西西弗则以多元经营模式盈利,大多靠书之外的东西赚钱,如咖啡、文创和会员。其中,贩卖会员的盈利模式可以突破传统书店低客单价的窘境。会员充值可为书店带来充裕的现金流,可以用来继续开店;另外,既然充了值,下次一定还要来,既增加了消费者的黏性,又提高了复购率。

    事实上,西西弗的高坪效也一直为业内津津乐道。“在我看来,西西弗是当前连锁书店中做得非常好的一个品牌。”林耕认为,西西弗是一个真正的、纯粹的书店,它以独到的商业模式,保持着自己的特色。

    从西西弗的模式可以看出,与其说它是卖书,不如说是在卖“会员”。截至2020年12月30日,西西弗在全国已经拥有超过500万会员。若以每位会员每年充值1000元来粗略估算,仅会员费,西西弗一年就可拥有50亿元的收入。

    不过,有业内人士透露,坚持直营的西西弗之所以能盈利,还有几个因素:

    一是当前商业地产商希望通过引进知名或者网红书店,起到为商业中心引流的作用,因此西西弗进驻商业中心,租金成本极具优势。

    其次,在和出版社合作时,连锁型的西西弗因采购量大,也具有较大的话语权。谈判好的情况下,可以不支付定金就进书,且最长可以获得一年的账期。

    最后,众所周知的是,西西弗以畅销书见长,上新速度和图书流转率都非常高。由于量大,店里图书一旦滞销,它还可以无条件退回出版社,因此,选书失败所引发的库存风险几乎为零。

    前不久,日本著名的茑屋书店首度落户上海,需要通过预约才能参观的消息一经放出,每天6个时段的名额很快就被约满。在日本,茑屋起家于家门口的二手书店。随着发展的需要,茑屋才逐渐从书店演变成一个服务当地居民的复合式文化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又根据客群的需求不断装进多种业态,比如宠物美容店、咖啡店、餐厅等。

    有人称它为“全球最美的书店”,有人谈论它以图书为核心的多元经营,还有人研究它提出的“生活方式提案者”的运营模式。而这一切的基础,都离不开茑屋书店6000万会员的数据体系。茑屋书店的创始人叫增田宗昭,他在2003年建立起了T-card会员积分体系。最初的T-card只是茑屋书店的会员卡,用户可以通过它来借阅、购买图书。随着茑屋书店业务规模的扩大,如今T-card积分体系(T-Point)已经囊括了全日本168家公司、64万家店铺,包括日本最大的加油站、消费者身边高频的宅急送、全家便利店等,成为了一个覆盖衣食住行的通用货币。

    随着茑屋书店的进入,将其在日本的“生活提案师”经营理念带到中国,而在上海茑屋书店里也安排有生活提案师。而生活提案师的出现,是否能让鸢尾书屋长存?值得期待 。

    打造泛阅读空间,网红书店的功能转型 

   说到底,开张、关门是市场经营主体的常态,活下来的书店除了在经营上要有自己的独特方式外,其社会作用也在发生变化。书店的作用不仅仅是卖书,当它的社会功能在公共空间被放大,成为市民公共空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自然也就从“打卡式”流量网红书店,转变为常态化阅读空间。网红书店不止于卖书,也不该只止于颜值,如何利用好这些网红书店,让单纯营业性的书店成为基层文化建设的载体?那么成都图书馆打造的“城市阅读美空间”不失为一个好的案例。

    2020年5月,成都图书馆推出“阅读美空间”评选活动,梳理成都市网红书店数量及布局,并在其中评选出言几又、方所等15个“城市阅读美空间”。日前,第二批“城市阅读美空间”名单出炉,其中共包含24家品质书店,既有钟书阁都江堰店这样的网红书店,也有安仁书院、溪云书院、怡湖青江书城等口碑书店,还有轻安文化等小众书店。

    目前,成都市图书馆的“城市阅读美空间”已覆盖成都14个区(市)县,共37家。成图的公共阅读文化逐步融入每个城市书店,读者阅读的体验感受也得到提升。

    成都市图书馆结合当下最流行的“图书馆+书店”模式,联合成都各大品质书店,升级“阅读+”创新服务打造了“城市阅读美空间”,致力于为广大读者建立一个融合阅读、生活、美学等多元化的文化公共服务空间体系。完美融合“借书、购书、看书”三大需求,为广大读者提供便利。

    读者使用身份证或社保卡即可到店免费进行借阅、专属区域阅读、参与“城市阅读美空间”举办的阅读活动等。配合成都市图书馆全国首创的社保卡免注册免押金服务,市民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到便利的品质阅读。

    “城市阅读美空间”的打造让公共阅读服务走出图书馆,优化公共文化服务效能,为市民打造出“身边的图书馆”,真正提升市民的阅读获得感和幸福感,彰显书香成都文化特色,推动世界文化名城建设。

    时下,书店已不止于“书店”,随着它衍生的咖啡厅、文创周边、展览厅甚至是全民阅读空间的发展,已然成为公共文化传递、服务的载体,日渐融入进市民的文化生活中。网红书店需要抓住社会功能转变的机遇,积极融入城市公共空间建设,不断提升城市文化水平,从而延长自身寿命。

本文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