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码游贵州”,有何大不同?

2020年5月发布至今,“一码游贵州”上线300天+。作为中国联通在贵州的文旅创新落地项目,业内好奇的是,“一码游贵州”运营的到底怎么样,和其他省份“一机游”项目到底有何大不同?

撰稿 :陈 杰

编辑 :壮 壮

01

“一码游贵州”?

张安林首次听到这个“新概念”,是在去年4月。

作为“四季贵州旅游度假区”营销负责人,只是隐约知道这是政府搞的文旅平台。彼时,他所在的景区和所有当地同业一样,根据文旅部要求,全神贯注弄“景区线上预约”。

这并非一项高精尖技术,不过短时间内测试、调整并最终上马,依然是个复杂工程,实力弱小的中小景区,一度焦头烂额。

“要有谁能技术支持就好了。”这样的声音开始在业内传出。

没想到,贵州政府果断出手了,而且和这个“新概念”有关。

4月28日,官方主导的“预约黔行”小程序上线,贵州A级景区均可提前三天通过这个小程序预约,景区接入就可以实现预约功能,不用自己单独开发。

“我们松了一口气,帮景区省时省力省钱了。”张安林对这份大礼很是开心。

5月29日,“预约黔行”并入“一码游贵州”。至此,张安林和所有同业对这个“新概念”不再陌生,后者成为景区日常运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事实上,“一码游贵州”品牌早在4月15日就低调上线。5月19日,“一码游贵州”正式发布亮相。

这个看上去大而全的平台到底能干啥,很多业内人士一时都难以全搞明白,但有一点大家清楚:

想要线上预约,就找“一码游贵州”。

“景区线上预约”成为“一码游贵州”最鲜明、最通俗的标签,也是外界了解这个“新概念”最好的切入口。

02

“一码游贵州”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当时“一机游”概念风头正盛,这股风潮触动贵州推动文旅数字化革新的念头。

2018年,贵州省文旅厅提出“全域旅游数字升级改造项目”,要借鉴“一部手机游和全国智慧文旅平台建设经验,打造全省智慧旅游平台,推动贵州省文旅产业发展”。

2019年,贵州省文旅厅对多地“一机游”项目进行考察,却陆续发现几个问题:

项目多为政府主导;

投资金额动辄破亿;

APP模式运营太重;

贵州是经济欠发达省份,如果参照现有诸多“一机游”案例,投不起,更运营不起,想让要“一机游”落地,必须模式创新,更需要一个合适机会。

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如此突然,如此猛烈。

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袭中国。度过最初艰难时光后,旅游复苏成当务之急,景区亟待重张。但问题随之而来,景区恢复开放必须建立在对疫情严格防控的前提下,“线上预约”成为一道防火墙,配备的景区才能重新开放。

根据文旅部规划,2022年全国5A景区才基本实现“线上预约”。2020年初,全国除了少数5A景区和头部民营景区外,不少景区连基本规划都没有,绝大多数小景区甚至不具备建立线上预约系统的基础能力。

这个问题在贵州尤为突出。

在此“危”时,贵州却发现了“机”,一个推动“全省文旅数字化改革”的绝佳机会:

政府出手帮助所有景区解决“线上预约”刚需,同时把全省旅游资源借机归拢起来,通过运营模式创新升级,打造一个“省级文旅资源大平台”。

贵州动作很快。

2020年3月,贵州版一机游平台——“一码游贵州”项目浮出水面,两个月后,平台正式上线。

03

“一码游贵州”能够如此顺利推出,除了贵州省政府坚定的决心和大力推动之外,另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则是——中国联通。

中国联通早在2014年就将旅游行业纳入战略领域;2015年,中国联通与原国家旅游局、贵州省政府签署战略协议,共同探索运营商大数据在旅游行业的应用;2016年,中国联通在贵州成立旅游信息化产品基地。

2019年3月,混改背景下,中国联通以贵州旅游信息化产品基地为基础,与腾讯合资成立专注服务智慧旅游的云景文旅。

而云景文旅作为中国联通全国智慧旅游项目重要支撑团队,承担了“一码游贵州”平台的核心承载方。

“一码游贵州”品牌发布后,中国联通也的确向贵州官方和行业展现了强悍的执行力、组织力和运营力,一个细节可以展现:

“一码游贵州”品牌发布后,有一个最繁琐,也是最关键的任务——大数据采集。这项工作需要深入贵州全省腹地,将大大小小、零零碎碎的文旅企业、资讯、信息、数据收集、整理并上线,想要在近一个月内完成,难度极大。

关键时刻,中国联通贵州分公司全线发力,组建省公司-市公司-县公司三级机构一码游贵州数据采集团队,调动400多名各级员工,配合贵州各级文旅部门进行数据采集和录入工作。短短25天,实现11类旅游数据共计8万余条数据初步采集和录入,完成“一码游贵州”平台初步搭建。

可以说,中国联通在区县、村镇的服务团队也是助力贵州省政府成功实施一码游的关键。特别是400多家贵州省内景区全部接入平台,实现景区线上预约,不仅解决了当务之急,也为“一码游贵州”上线迎来开门红。

03

外界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别的地方都是“一机游”,而且贵州却是“一码游”?

云景文旅副总经理王显宇解释,“一码游”最大的创新是采用流量分散分发的模式,整体架构彻底变“轻”。

“一码”的展现形式是二维码,背后则是无数个小程序组成的金字塔矩阵:

一个省级总入口(“一码游贵州”小程序);

9个市(州)入口(“一码游贵阳”小程序等)

近500个景区入口(景区在平台上的小程序)

N个涉旅产业入口(旅游商家在平台上的小程序)

它们共同构成贵州全域智慧旅游新平台,这种模式的优势很清晰:

一个二维码,统一其他所有外在形式。用一个二维码把贵州此前各种APP、公众号小程序统一在一个平台,最大限度实现资源集中。

一个二维码,背后是不同入口和管理者。消费者在贵州省外扫码,进入的是“一码游贵州”小程序;在贵阳市扫码时,进入的是“一码游贵阳”小程序;在贵阳市青岩古镇扫码时,进入的是“一码游青岩古镇”小程序。

能够实现这一效果,是因为“一码游贵州”采用LBS定位技术,抓取游客位置信息,精准推荐,而这些小程序日常内容填充、维护全部由相对应的单位和商家负责。

对于游客而言,一扫直达,精准且高效,省去以往点进APP,各种翻找的麻烦。对于政府或商家而言,私域流量不被平台盘剥;小程序自己运营维护,自主性强,不受平台束缚。对于“一码游贵州”运营方云景文旅而言,只负责专心维护平台即可。

04

在平台最核心的旅游电商板块,“一码游贵州”的特点是吸纳的旅游资源更全面,特别是一些很小的特产店铺、农家乐、民宿等。因而游客能获取更丰富的信息,打破了游客与小、弱旅游资源之间的信息壁垒。

李棋是贵州遵义一名制作并出售当地土特产熏制腊肉的商家,去年疫情导致停工3个月,复工后鉴于线下游客大幅减少导致客源不足,他不得不将更多精力转到线上获客渠道。

“一码游贵州”成立之初,当地旅游协会向商家们宣传,平台免费让大家在上面开店设铺,拓展线上新获客渠道。由于不熟悉新平台,不少商家犹豫不决,李棋则大胆报名,成为首批尝鲜者。

“反正是政府推的项目,试一试总没坏处。”去年5月,李棋的店铺就在平台开张,前几个月生意一般,每天三五个订单,但从去年“十一”黄金周假期以后,情况发生变化。为刺激旅游消费,贵州依托“一码游贵州”,下半年陆续发放多轮文旅优惠券,鼓励消费者在平台上更多消费。在平台上经营小半年的李棋成为平台重点推介商家,生意爆棚,一天几百单,成为如今最大的线上销售渠道。

谈及在“一码游贵州”和天猫上经营店铺的异同时,李棋强调,天猫的优势是全国性大平台,流量充足,商业模式成熟。但是作为一个小商家,很难在大平台上获得存在感,也无法在流量、政策等方面,得到大平台有效支撑。

在“一码游贵州”上不一样,作为区域性电商,只要肯付出,就一定能得到重视,获得流量、营销层面的多重福利。

李棋同时表示,“一码游贵州”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交易资金不经过平台,直接进入商家账户,使得中小商家的资金安全性更高,流动性更充裕。

“旅游商家在平台上有充足的自主性,我们作为运营方不干涉任何经营活动,只需要做好技术、数据与营销推广服务即可。”王显宇强调,这种严格的产业分工,让“一码游贵州”的电商业务做得特别“轻”,不需要海量运维人员和地推人员,也就不会靠大量烧钱维持运转。

05

“一码游贵州”在电商产业逻辑上的另一大创新,是首创了聚拢贵州旅游资源的“云仓”模式。

旅游商家上线“一码游贵州”后,想要形成电商闭环,还需要解决上游供应链问题。为此,平台尝试探索一套S2B2C的新模式:

供应商(S)——云仓——旅游商家/采购商(B)——消费者(C)

其中,“云仓”起到重要的承上启下的作用,供应商们可以将符合需求的旅游商品上传到“云仓”,供平台上有需求的商家直接采购。

旅游商家在“云仓”采购完成后,除了能够在“一码游贵州”平台销售外,还能够透过平台的渠道聚合能力,将旅游商品销往多个第三方平台,包括携程、飞猪、马蜂窝、驴妈妈、美团、支付宝、联通积分商城……

由此使得“一码游贵州”形成产品到平台,平台到企业,企业到消费者的贵州旅游互联网供应链。

“云仓”的出现,特别是可以帮助贵州中小旅游商家解决货源、渠道、流量、营销等方面的难题,让其更好发展。

王显宇介绍,“一码游贵州”作为中国联通面向游客服务的智慧文旅产品,它最大的优势是技术架构的先进性。打造以“旅游资源云仓”为核心的开放共享、多方运营的平台,实现文旅数据资源、商品资源的聚集和一站式服务,这是“一码游”能够迅速实现区域旅游资源整合和轻运营的基础。

今年“一码游贵州”电商板块的重点任务是,推动景区之外的更多旅游商家,特别是酒店、旅行社、旅游土特产商家、大小交通、娱乐休闲等,长远目标是让所有涉及旅游的商家都能够在平台上开店。

贵阳中国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是今年1月1日才入驻“一码游贵州”的新商家,负责人王先生透露:上线三个月以来销售量超出了预期。与其他商家不同,贵阳中国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在“一码游贵州”上线了一些特色线路产品,大部分为专供“一码游贵州”渠道订制,其中两款是独家产品,一款景区通票类产品,一款“酒+景”半自助当地游产品。

“我们在OTA上不太会上线独家产品或者新产品,因为平台的门槛高费用高,导致新产品上线比较难,一旦不如老产品卖得好,还会错失市场机会”。王先生认为,“一码游贵州”给予商家较大的经营发展空间,还鼓励更多新产品上线,经营成本相对较低,这是商家最在意的。

王显宇透露,“一码游贵州”今年会加大对商家的赋能,帮助率先成长起来的商家打造私域流量池、开设平台专栏、建设会员体系、平台营销体系等。

06

2020年,“一码游贵州”交出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截止12月31日:

总访问量超1亿人次;

累计用户突破1000万人;

入驻景区490多家;

上架商品 超过25000种;

入驻包含全省酒店、民宿、文旅商户等共计3万余家

……

相较OTA,这样的成绩不算耀眼,但作为一个政企合作新模式,实属不易。2021年,“一码游贵州”上的旅游商家们,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张安林表示,“一码游贵州”一定要坚持服务中小旅游商家的定位,只有他们活跃起来,贵州的旅游经济才能有爆发式增长。在具体策略上,张安林建议,“一码游贵州”可以在旅游淡季更多帮助商家进行营销推广,毕竟 “雪中送炭”更有价值。

李棋建议“一码游贵州”要加大在省外的营销推广力度,从去年数据来看,贵州本地消费者在平台上更加活跃,要让外地消费者也要在平台上活跃起来。

2021年,“一码游贵州”获得官方更大支持,《贵州省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明确提出:

“一码游贵州”全面推广,接待游客人数和旅游总收入加快恢复;

加快推广“一码游贵州”智慧旅游平台;

中国联通正在尝试将“一码游”向更多省市复制。

广西崇左、四川阿坝州黑水县、江西庐山西海等多个城市和景区,已经有中国联通的“一码游”项目尝试落地,帮助政府实现区域旅游资源的整合和游客服务。

“我们希望’一码游‘能够成为推动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王显宇最后表示,这是一项创新性大工程,需要更多尝试。

本文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