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跳海大院”(ID:meerjump),作者:院办放学堵他,36氪经授权发布。

犹记得小学三年级刚开始学写作文时,填写《我的梦想》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哪怕TA长大后不是专门搞写作的。小学人人都想当科学家发明家,等高中经过文艺风的熏陶下,开个书店or咖啡店则成为最高的理想。

随着《明星大侦探》的一季又一季热播,许多人的职业志愿又开始发生了大变化,内心开始高频出现:“我想整个剧本杀实体店”的声音。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就连我社恐的表妹都不害怕要去线下玩几轮这两年的剧本杀实在是太火了

剧本杀本来就新奇,再加上剧本杀被赋予了具有社交相亲功能,光凭这两点就有了吸引年轻受众的基础,同时也让成天琢磨年轻人口袋里面那点钱的资本好了眼,更是缭乱了投资者的心。

于是顺理成章的,各地剧本杀实体店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每个年龄段都有它当红的社交场所

虽然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剧本杀属于生机勃勃的朝阳产业,而店铺装修则是内卷的夕阳产业,但孰优孰劣不是表层这么容易就能猜出来的,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正是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装修店老板

当一名兴致勃勃的剧本杀创业者在装修店老板面前口沫横飞地扯梦想、聊前景、讲细节、提要求的时候,装修店老板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因为他知道,这又是一份可以收割的财缘。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或许你觉得我在唬你,但你也可以相信一下数据的力量,最近就有两份行业报告更是将“剧本杀”推至风口浪尖。

一份是今年3月由36氪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仅2019—2020年短短的两年时间,全国剧本杀相关实体店就完成了11.5倍的增幅,从2400家飙升至30000家。(不妨尝试将你的工资带入这个增幅,可能会有更加鲜明的感觉。)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图片来源:36氪研究院

另一份则是某闲置平台发布的销售数据。

该数据显示平台4月份因「倒闭、经营不下去」而出售的剧本、道具、门店桌椅等剧本杀商品的数量较3月增长了110%。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图片来源:闲鱼

一边是杀疯了的开店热,一边是挥泪跳楼价大甩卖,这证明了什么?

剧本杀投资者们赚不赚钱暂且不说,但是为其服务的装修店老板肯定是乐得合不拢了嘴。歌仔都有得唱:“无忌世事变改,还是越难越爱?装修佬永远有钱袋~”(好吧这是我临时改的)

想必一些朋友此时要提出疑问了:装修这两年行业缩水的厉害,材料透明加市场紧缩,哪有那么容易薅羊毛?别急,且听我慢慢分解。

 剧本杀的开店热是装修业的财富密码 

实际上,网红产业剧本杀与天天跟钢筋、水泥、混凝土打交道的店铺装修,看似八竿子打不着,实则却有着妙不可言的因果关系。

众所周知,投资实体店铺的第一步就是选址装修。那么2019—2020年之间暴增的27600家剧本杀实体店,就为装修行业带来了27600份财源。(废话)

虽然这个数字相对于整个装修业并不算什么,但不要忘了,剧本杀实体店大多集中在一个城市的网红街里,而这些网红街的店铺装修,往往集中在少数装修店老板手里。

我有一个名叫阿黄(化名)的朋友,就是在苏北某三线城市搞装修,今年该网红街上就有三家剧本杀实体店由他装修,其中一家通过房东介绍,而另外两家则是慕名而来。

阿黄于此是这样形容:“你看过电影《功夫》么?那里面有一幕是一个老乞丐拉着小孩儿说他骨骼惊奇,非要给他一份好处。我现在感觉就是这样的,没招谁惹谁地坐在店里,然后就有人上门送好处。”

原来阿黄并不知道什么是剧本杀,倒是觉得这名字听起来就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后来阿黄跟那些商铺老板聊了一下,有一定的了解后便自信满满说道:“不就是桌游么?那就好办了,早些年三国杀店,这两年密室逃脱店,都是咱家装修的,圈子里有口碑。”

剧本杀其实看似市场很大,实际圈子很小,老板们基本都认识,除了那些加盟的大店,其他老板私下里都有联系,一起聊剧本聊装修聊比货价等各种维度,就差聊今日的猪肉韭菜市价多少。

在网红街做装修生意,阿黄深谙人脉是最重要的这一点,因此除了和店铺老板打成一片,还会让熟识的老板帮忙推荐,事成之后给他提成。其他诸如房东、物业甚至是保安保洁这些,阿黄都早已用酒量和红包与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这些友谊也为阿黄带来了不少商机。

 剧本杀店铺一倒闭,装修老板就发笑? 

其实早些年刚入行的时候,阿黄也东一棒槌西一榔头地四处接活儿,最苦的时候甚至蹲过十字路口。就算好不容易接到了活儿,也会累得像狗一样。等到活儿干完了吧,要尾款又是个头疼的大问题。

后来机缘巧合接到了网红街的店铺装修机会,阿黄惊奇地发现这里的装修与其他地方的装修不一样,因为来这里的投资者要么是赚一把就走,要么就是跟风投资的,反正都做不长。

“我们干装修的当然最喜欢这样了,他们不停地开店关店开店,我们就有比其他地方更多的装修机会。”

剧本杀风靡伊始就被宣传得天花乱坠,坊间更是传闻剧本杀拥有着无比高效的脱单密码,奔现率甚至高于红娘角和相亲大会。这也很容易理解,试想一下,七八个年轻男女挤在网红街的小居室里你一言我一语,能不看对眼?能不升温感情?能控制住爱情的查克拉?最重要的一点,剧本杀包分配对象啊,毕竟参与游戏的小哥哥小姐姐自穿上角色服装的那一刻起,剧本就为他们组好了CP。

但说到底剧本杀的本质不过是一款网红产品,而网红产品必有一个特点,即从绽开到裂开,周期都不会太长。

阿黄是一个喜欢用社交软件搜索附近的人,通过观察他们,阿黄在此找到了一条规律:“网红晒哪样东西,就说明这样东西在被人花钱推广,或者说资本在吸引小商小贩进场,等到这些网红不晒了,改普通用户晒了,说明风口已经过了。此时进场可能跟着喝口汤,但很大概率会赔掉裤衩。你看,最近晒剧本杀的都是普通老百姓好伐。”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果不其然,没耗多长时间,剧本杀实体店就开始摧枯拉朽般的倒闭,阿黄装修的某一家店甚至还未完工,连尾款还没收到老板便宣布撤资了。

不过阿黄却并不担心尾款的事情,他所在的城市,装修默认采用352的收款方式:即30%定金,买材料时收取50%,最后确认装修没有问题再支付余下的20%。

“经常收不到那20%,这都已经成为行业的潜规则,这条街能撑到给20%尾款的店少之又少,装着修就倒闭的也常遇到过。不过这都无所谓,倒闭的多,开店的也多。”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图片来源:B站

我想,当剧本杀风口过去之后,一定还会有其他的网红产品引领投资风潮,形成一个轮回。到时开店装修是必然,装修店老板又有活儿干,袋袋平安。

 剧本杀实体店的投资者在为装修买单 

但不得不说,有些剧本杀店铺的投资者除了给阿黄这样的网红街装修店老板提供致富机会,也给他们上了深深的人生之课。

阿黄上个月就接触到一个着实让他震惊的剧本杀老板,这名客户原本是一位剧本杀玩家,因为嫌经常去的店太low,就自己出来盘了个店。

阿黄开始向我回忆起那次交谈里被震撼的细节:“在谈及装修的主色调时,她说想要把背景墙装修成星空蓝,在此她还强调不是纯色星空蓝,是blingbling那种,这样会有一种梦幻感。”

阿黄也从此懂得了我经常开“五彩斑斓的黑”的业界玩笑,内心五味杂陈。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当时我根据需求脑补了一下,可能大概长这样吧

除了追求blingbling梦幻蓝,阿黄还遇到一个追求赛博朋克风的客户。

“B座那家客户接盘了一个咖啡馆,本来就有桌椅,而且原有装修还特文青特小资。结果这个兄弟说要装修成赛博朋克风的,非要把原来的装修都拆掉,然后桌椅换成水管子焊的那种。”

阿黄在听完这些“合理需求”后,内心其实早有更加快捷却没袒露的答案:“我寻思他干脆买几个废暖气片儿得了,这不80年代怀旧风么?”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But,上面这些“理想化的装修概念”还算是阿黄装修生涯中的一个小波峰,而谈价钱时的不谙世事更是让他目瞪口呆。

在阿黄接触的开店者里,剧本杀店铺老板面子最薄,最羞于讲价,于是出现了这样魔幻的一幕:阿黄按照行业潜规则虚高报价,留出了讨价还价的余地,然而剧本杀老板居然不还价,阿黄要多少他们就给多少。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待到开店者关店时,阿黄再次震惊:“600块钱买的桌子50块钱就卖了,我长这么大,才发现生意是这么做的。”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生意当然不是这么做的,只是目前剧本杀实体店的投资者有很大一部分是玩家转型店主,这些玩家怀揣着理想,并没有考虑到市场的险恶,凭着一腔热情投资。而当他们遭遇困难,认清现实的时候,之前的热情又会化作无尽的失望,促使他们尽可能快地逃离。

因此在闲置平台上便出现了这样的宝贝描述。

真正薅到剧本杀羊毛的,恐怕是那些土了吧唧的装修店老板

图片来源:闲鱼

多年前曾流传过这么一条生意经:想赚钱?赚赚钱的人的钱。

而如今,这条生意经早已演变成:想赚钱?赚想赚钱的人的钱。

网红街的生存之道便是如此,很多投资者以为嗅到了风口,薅到了羊毛,殊不知他们很大概率连装修费用都赚不回来。

而真正赚到钱的那批人,譬如装修店老板阿黄,平日里最喜欢坐在网红街的一角,深情的目光望过去,都是赔的裤衩都穿不起的网红店老板的影子。

网红街成立11年,4015天,阿黄装修了近100多家店。每年都有数不清不知死的鬼儿往坑里跳,以为自己能在网红街赚到钱。

然而网红街最大的赢家,网红产业的隐藏王者,在各大社交平台又在炒作某某网红产品的时候,已悄然把5块钱的红旗渠,换成了65块钱的华子。

参考资料:

[1]吴艺星.线下剧本杀:反群体性孤独的“限时梦”[J].视听,2021(05):137-139.

[2]相桐.剧本杀:青年社交“新宠”体验别样人生[J].青春期健康,2020(24):86-87.

[3]邓熙媛.社会学视阈下的新兴休闲游戏狂欢[J].喜剧世界(下半月),2021(04):50-51.

[4]邓雅蔓.剧本杀风靡小城是一时风口还是长期趋势?[J].中国经济周刊,2021(Z1):60-61.

[5]彭训文.《人民日报》海外版:网红店,有“颜”更要有“品”[J].中国食品,2019(11):59.

[6]赵维良,汪倩如.网红餐厅存在的问题及发展对策[J].电子商务,2019(04):60-61.

[7]席琳.网红餐厅缘何短命餐品质量是成败关键[J].中国食品,2017(12):70-71.

本文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0)
上一篇 5月 24, 2021 4:34 上午
下一篇 5月 25, 2021 2:52 上午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