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引言:

今天7月11日入伏,今年的三伏天又是加强版的40天,这40天也是暑期游最火的40天,希望刚解放的广东同业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我不少朋友此时也在旅途中,他们跟我抱怨:远山,现在出来旅游景区门票真的太贵了!

贵?国家不是已经三番五次限令降价了么?

但是花钱的不止是门票啊,里面坐车花的钱都快超过景区门票了!

原来如此。我上网查了一些信息,类似吐槽还不是一两个,跟大家一起讨论下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吧。

——肖远山

门票被降价的下有对策

2018年两会明确提出“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当年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形成机制 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的指导意见》,掀起了迄今一共三轮的大幅度景区降价潮。

尤其是在疫情后的2020年,为促进游客重新回到景区,全年、分时段、对部分区域、医药工作者免费的景区政策层出不穷,终于实现了两会代表“让游客有切实获得感”的要求。

但在高层强令降价之后,部分景区并没有像规划的那样,摆脱门票依赖症,走上可持续、多元化盈利的新轨道,反倒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打起了小交通的主意。

① 景区大门越修越远

5月份我去的锡林郭勒盟乌拉盖九曲湾景区,是在高处俯瞰著名的倒流河—乌拉盖河的观光型景区,因其蜿蜒曲折尽显自然之美而得名“九曲弯”。

在距离观景台还有数公里的时候,我们的车就被景区的大门拦下,购买50元的门票进入以后,需乘坐30元的观光车花15分钟来到山脚。

如果不步行上山,就要换乘40元的勒勒车到达山腰,剩200米到山顶一般人会选择步行。交通工具也可以选择更贵的骑马或者越野车,数学不好的游客会被眼花缭乱的收费项目搞晕。

越来越多的景区在数公里(山岳型景区甚至数十公里)外就开始修筑景区大门把自驾车拦在外面,美其名曰保障安全,实则为名目繁多的小交通创造销售条件。

② 交通票价越来越贵

我去过的江西明月山景区,大门票95元,但上山索道和下山索道分别要80和70元,往返价格比景区门票还贵。

别急,下了缆车距离山顶核心游览区月亮湖还有2.5公里,电瓶车单程15往返30。

还没完,到了月亮湖还有一个“高山观光小火车”,线路全长约3.95公里(景区介绍),收费150元。

我不知道这个4公里的小火车定价150元是谁审核的,我只知道我从深圳北花150元可以坐复兴号到300公里以外的英德了。

大家算一算,如果一个游客,购买全程门票和小交通,一共要花多少钱。

③ 说是自愿实则强制

正如低价团打着自费项目自愿消费的幌子,我们这些景区的所有小交通都是“自愿”的,嗯,除非你是日行八百里的神行太保戴宗。

对于游客来说,千里之行的兴奋下,是无可奈何的惆怅,是从众心理下的“不得已而为之。

基于“来都来了”、“出门就是要花钱”等心态,几乎没有人因为小交通问题无功而返。

买家没有卖家精,景区规划设计时,小交通就作为摇钱树埋下了伏笔,游客来了哪有“自愿”可言。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好像没说步行怎么玩

游客并不是要取消小交通

我在网上也查到了不少景区运营者的意见,也相当有道理:

景区面积较大,道路山路崎岖、路况复杂,游客大多跑山路经验不足,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游客在景区里面不认识路,没有导游讲解不能让游客尽兴,观光车一般都配有讲解员;

1辆观光车按20座计算至少代替5辆小轿车,无论占道占停,排放污染,交通安全,运行效率等均更有合理性。

嗯,我认为游客吐槽并不是要取消小交通,痛点在以下几个方面:

① 价格贵体验差

不举4公里小火车收费150元的天价案例,普通的观光车,服务距离一般都在数公里,收20-30元。

参考G字头高铁0.46元/人公里的标准,真的是高了,你各种成本再高,总不能高过高铁10倍吧。

张家界的百龙天梯,单程票价65元,运行高度326米,运行时长66秒,可谓寸土寸金,1秒钟1块钱。

游客更要吐槽的,收这么贵体验还很差,所谓观光没有给游客拍照的机会,所谓讲解其实是播放录音,更不要提大假期动辄排队1-2小时,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的痛苦。

② 隐形强制收费

前面已经说过,说是自愿实则强制,在规划景区游览动线时,基本没有考虑过步行游客的需求,游步道年久失修,也存在安全隐患。

国家规定对老年人减免门票是好事,但小交通没规定免,反而成了景区不让老年游客“薅羊毛”的工具。

景区大门越修越远,老年人本来体力就差,不是强制是什么。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我觉得给老人优惠的不应该只是门票

③ 被迫走马观花

景区过大,分散、弱化了核心区的展示功能,同时使景区建设和运营成本大为增加,而且失去了更大、更多的盈利空间,即可能带来的餐饮、住宿和深度体验的机会。

在景区小交通的作用下,将原本三日游、两日游行程压缩到一日游甚至半日游,景区以舍本逐末的豪爽,让游客以极差的体验感匆匆结束走马观光之旅。

我的朋友到南岳衡山大都是安排一天游览时间,我说这座大山深处到处都是人文宝库,逛上3-5天都不觉够。

朋友们说,从山脚大庙参拜出来,观光车直接拉到半山亭换索道登顶南天门,祝融峰顶人满为患,只好打卡拍照匆忙下山,一天足够了。

我想类似的案例应该不止一座南岳衡山,被沧海遗珠的肯定也不止是南岳天柱峰和藏经殿。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两张图对照着看就会知道我们错过了什么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景区小交通到底是不是无解,我不敢妄言,以自己从业经验举几个它山之石来参考下。

① 台湾省(5新台币≈1人民币)

台湾省的景区门票几乎全免或象征性收一点,太鲁阁免费,鹅銮鼻60新台币,最贵的阿里山300新台币,台北故宫350新台币。本文不讨论景区门票,按下不说。

台湾的景区小交通,大多属于属于市政体系,比如阿里山景区内的小火车,就是嘉义到祝山山顶阿里山线窄轨火车的一段,因为921大地震后奋起湖到二萬坪一直没有恢复通车,上面一段单独运营而已。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目前只通车了黑色虚线路段

台北的猫空缆车,也是台北轨道交通体系的一部分,全程4公里,运行时长接近半小时,价格150新台币。

用市政交通的理念来管理运营景区小交通,也许是一个思路。

② 瑞士(1瑞郎≈7人民币)

说完便宜的台湾省,再来说全球物价最贵的地方,瑞士。

瑞士少女峰往返登山火车要235.8瑞郎,琉森的瑞吉山往返登山火车98瑞郎,采尔马特的戈尔内格拉特火车往返票价126瑞郎。

相比中国物价,确实贵,但物有所值,这些火车缆车无一例外都成为了核心体验本身,游客享受的,不仅仅是登顶后的观光,乘坐交通工具本身更值得被游客记住。

瑞士是一个把交通工具作为旅行体验发挥到极致的目的地,比起这些登山火车缆车更有名的,还有冰川快车、黄金列车、伯尔尼纳快车、圣哥达全景快线等等。

冰川快车全程约7小时,2等座车票加订位费要201瑞郎,但我相信坐过的人都会认为值得这票价。

高收费就提供高品质的乘坐体验,也是另一个思路。

总结

国家在制订景区降价政策之时,希望借此能倒逼景区进行供给侧改革,摆脱门票依赖症,可惜被部分景区换成了小交通敛财。

综合度假目的地是所有景区的发展方向,吃住行游购娱多业态共同发展,才能走上可持续、多元化盈利的新轨道。

我坚信未来国营景区的票价会继续政策性下调,小交通问题也不会被放过,留给我们景区运营者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中央人民政府网站的公告

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人民网收集的群众建议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肖远山”(ID:XYS13902447446),作者: 肖远山,原标题:《如果没有小交通,有些景区能活么?》。

本文系网络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